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留痕

似雁过留痕一样,留下眼中城市的印象

 
 
 
 

请到吴侬博客,发现更多专业而优美的图片

 
 
模块内容加载中...
 
 
 
 
 
 
 

江苏省 苏州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摄影组图

 
 
数据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新闻资讯

 
 
 
 
新闻标题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梦见水流垢浊不净

2017-10-17 16:43:01 阅读2 评论0 172017/10 Oct17

抄了近2年的《僧伽吒经》,今晨第一次梦到水流垢浊不净,而且是如潮水般汹湧的垢浊不净,回想起来,真是够瘆人的。但是梦里,却没现实中那么嫌恶。

梦境是这样的:和一群同学在学校里(梦境里那里是学校,但其实根本没到过那样的地方,像是地下溶洞那种),大约是新开学去洗浴,但澡堂里又不是一般外面看得到的那种格局,还挺科幻的 ,大约是初来,我对这里很陌生,经人指路,才找到了方便的地方,但其实是在一堵石壁后,光线是昏黄的,不是灯光,是此处本来就有的光线。这里只有一个蹲位,又滑又湿,眼前是一大片泥沙样的河水,正当我觉得滑湿难以稳定身体时,看到脚前方有一个像翘头鞋样的可嵌入式足印,五趾俱全,于是,我终于可以稳定下蹲了,才刚解了一半,忽然哄咙咙水声,把前面的泥沙样水激荡了起来,像海水涨潮一样的向我冲来又退去,此时我才看明白,那泥沙样水竟是粪水。水退去后,还看到水中有黑黑的鹅卵石。

赶紧离开。

进了浴室,要摆东西,左右都找不到合适干净的地方放东西。这时不知怎么,又被指引到了另一堵石壁后,这里才拐过弯去,眼前就是一条大河般量的屎尿河,而且水流很急,不知怎么就泼到脚上了。

梦醒后,第一个反应是开心,因为终于得到菩萨的授记了。第二个反应是难过,无始劫来,这是造了多少罪孽啊。

南无僧伽吒

南无僧伽吒

南无僧伽吒

作者  | 2017-10-17 16:43:01 | 阅读(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无字药方

2017-9-1 16:45:58 阅读16 评论0 12017/09 Sept1

睡回笼觉的时候,有时候也做梦。

刚进入阴历七月,就做了一个。

那天闹铃响后,起来去解了手,才入秋,人就明显得觉得乏起来,当真是对四季的感知力提升了。

回到房间,还是晕乎,倒床上就又睡着了。

然后,我就做梦了。

梦里,去到了徐医生那里,他笑容还是那么慈祥和蔼,一身白大褂,我与他聊得很顺当,咨询着健康方面的事务,又兼叙旧,很开心。待到要拿药方的时候,我意识到是张白纸,才想起徐医生已过世三四年了,而我再看他,还是那样的音容笑貌。

他是肺癌过世的,过世前,我还去看过他,他说自己身体很虚弱,并给我看了他身上的刀口,那是一条非常长的伤口,几乎横穿了整个躯干,他讲话声也是嘶哑着,有气无力。他说正给自己开方子调理身体。也感叹自己的医术后继无人,虽然女儿在努力接手,但毕竟临时抱佛脚,仓促上阵,未见得能得真传。对于他发明的体温阴阳图未能著书出版,深感遗憾。

隔几月后,我再去他坐堂的药店,看到他的照片在,以为他来上班了,于是问抓药工,药工定定地看我两眼,而后说:徐医生过世了。我问几月的事情?回说3月(记忆有些模糊了),我算下时间,正好离我去看他没多久。

醒来后,我的第一反应是,要是搁现在,我就能帮徐医生了。

上班后,与同事说梦,同事说她也梦见故人,并问我道:“你觉不觉得,进入阴历七月后,特别容易梦见故人?”我不置可否,因为,我没有她那么多故人要牵记。

这些日子,都在听《南禅七日》,正好记得南师说,梦里一大段故事,在现实中,不超过5秒。我在梦里的确梦了好多内容,好

作者  | 2017-9-1 16:45:58 | 阅读(16) |评论(0) | 阅读全文>>

电话

2017-9-1 16:12:17 阅读14 评论2 12017/09 Sept1

前些天接到一个电话,一个甜美的年轻女声。

姑娘上来就问:“请问你是*总吗?”

我惯常地回问说:“请问你哪位?”

她顿了顿,再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

我心里有些恼,想这姑娘怎么这么不懂事呢,既然你打电话给对方,总得先自报家门吧,怎么等对方问了,你还不肯讲,反倒要反客为主呢?

于是,我也复问了一遍:“那你能告诉我,你是哪位吗?”问的时候,我心里想着,大不了是个电话营销的姑娘,冲着声音好听,多聊几句也行。

结果,电话那头又顿了顿,随即嘤咛一声,带着娇嗔的口吻说:“不可以。”随即就把电话挂了。

我听着嘟嘟的铃音,心道,姑娘,你这是要拆人家啊!

下班后,我忍不住把这插曲告诉了老爷,我说,得亏就是我,要是这电话打到人家内人手里,被她这么一句“不可以”,无风也要起三尺浪啊!接着,我撺掇老爷说,要不,你把电话打回去,冒充我一下,问问那小娘鱼到底想干嘛?老爷横了我一眼。

作者  | 2017-9-1 16:12:17 | 阅读(14) |评论(2) | 阅读全文>>

十年

2017-8-18 13:57:30 阅读18 评论0 182017/08 Aug18

2007年8月18日

十年转逝

往事如昨

回不去的岁月

忘不掉的从前

作者  | 2017-8-18 13:57:30 | 阅读(18) |评论(0) | 阅读全文>>

辟谷三日记

2017-8-18 13:48:26 阅读19 评论0 182017/08 Aug18

想辟谷想了很多年,一直到8月8号才有机会进行,而且,还只能为期3天,因为周末就要到爸妈家吃饭,要提前一天复谷,所以,一周听起来蛮长,但留给我辟谷的时间充其量只有4天而已。

不是为了挑什么日子,纯粹偶然地就8月8号开始辟谷了,10号结束。人生的第一场辟谷,为期3天。

8月8日,周二,第一天:

感觉:有点饿,嘴里有些黏,并不是因为不吃饭,就可以放开怀抱喝水。自从知道多喝水并不是好事之后,就喝得不多了,果然身体状况好像也好起来。不需要弄饭吃,时间也变得多起来了。

运动:拜忏。

睡眠:非常好。

二便:小便很黄很少,几乎没有便意。大便无。

拍痧:出痧非常快,平常要拍好些时候才有反应的,今天一下子就拍出来了。

8月9日,周三,第二天:

感觉:晨起,出了一身虚汗,心慌。觉得乏,今天一天都没有精神,身体感觉有些酸软。百度之后,才知道原来是因为体质弱所以会心慌出虚汗。喝了些蜂蜜水,晚上再喝了些盐开水。咨询了有辟谷经历的老师,他说熬过3天后,就重生了。

运动:拜忏拜到后面的偈子就开始静坐了,觉得没力气。

睡眠:非常好。

二便:小便很黄很少,奇怪喝了的水都跑哪里去了。老师说都到你细胞里去了。大便2次,稀臭黑。

饮水:煮了三豆汤(黑豆、绿豆、红豆)的水喝。

拍痧:同样出痧非常快,胯部肉多的地方,也就拍了几下就出疙瘩了,今天战果非常卓著。饿了2天,气血反而更充足了。

8月10日,周四,第三天:

作者  | 2017-8-18 13:48:26 | 阅读(1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晾衣服的纠结

2016-5-9 14:27:21 阅读90 评论0 92016/05 May9

早上晾衣服。

先晾了妈妈的,当时没细考虑,按照最顺手的位置晾了。

然后,顺手拿了先生的,怕被嫌,隔得母亲衣服远些,放在了左手边。

然后,是我自己的,这时,只能放在另一个档子里了。也就是右手边。

然后,是先生的背心,我悬挂在了母亲和先生衣服的那一档子里,想想,不对,这样,会影响母亲的衣服,于是,就把我在另一档的衣服挪过去,和母亲的衣服置换了一下。

再一想想,又不对,这个位置有被楼上滴水的可能。于是,又把我和我先生的衣服以及他的背心集中在一起,和母亲的衣服对移一个档子,这样看了看,再想了想,觉得应该不会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了。

作者  | 2016-5-9 14:27:21 | 阅读(9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家事的抚慰

2016-4-27 12:40:21 阅读74 评论0 272016/04 Apr27

前天晚上6点多拍下的《家事的抚慰》,今天一早就到了。拆开包装,非常像正版的上下两册书(考虑搬家,就不先拆塑封了)。

同事说:你又买书啦!

我说:是呀。

同事问:这回买的什么?

我说:做家事的。

同事讶异说:这个还要看书啊?

我说:是呀。怎么折衣服、熨衣服、清洁、驱味……好多我都不会。

同事笑说:你可以的。这个不学都会的。

我呵呵了。

书摘:

雪瑞·孟德森在书的“开场白”写道:“当母亲的爱展现在柔软的沙发垫、干净的床铺、好吃的食物上;当她的记忆力表现在家中永远充足的食物与生活用品;当她的智慧体现在有条不紊、健康干净的居家环境;当她的巧思流露在家中的空气和光线里。整件屋子都成了母亲躯体的延伸,彰显她的存在,而她对家人的深深情感,也透过家事具体表现了出来。”我也希望,有一天,当女儿玛丽奥长大后,回想起她的童年,她的原生家庭,能够在家事中感受到我对她的爱。我想,在这个纷乱、浮夸、喧闹的社会,这或许是我能为她,为我所爱的家人,所能做的最好的选择。

对于这段开场白,心有戚戚焉。

作者  | 2016-4-27 12:40:21 | 阅读(74)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与人为善

2016-3-24 13:54:14 阅读61 评论0 242016/03 Mar24

静候电梯的时候,来了一个穿得雍雍容容的女子,头发和妆容都挺精神的,精神之余眼神透着些许的傲娇。手里拿着一杯打着外国LOGO的咖啡,挎着一只方形小黑包。

后来又陆续来了些人,等电梯到达时,统共估计也就六、七个人吧。

一般而言,先不说先下后上是礼仪,那总归是等人走完了再上吧。可这位傲娇女在电梯还未全开的时候,就扎进去了,而那时电梯里的人一个都还没出来。其它同我一起在等电梯的人,都静静地候在外面。因为我离得电梯门最近,当最后一个人出来的同时,我就准备钻进去,可这时,电梯门却缓缓地合上了,我本能地往后退,以防堵住出电梯的人,就是这样一个心念,那电梯真就关上了,而外面没来得及上电梯的人中有一个手快,立马就按住上行按钮,可就是这样子,还是阻止不了电梯往上走的势头。

于是乎,没能上电梯的五、六个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电梯定格在22楼,一个人包部电梯上去,想来很舒服吧!我看着电梯框上屏显的楼层数字,不由地说了句:好自私!

有个小姑娘说:她一定是一直在按关门的按钮。

的确,这小姑娘说得一点没错。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只有长时间按住电梯的关门按钮,才会在外面纵然按了开门按钮仍然不响应的状况。况且,她明明知道外面有这么多人等候着,如果不是成心长按关门按钮,她只需在门露出合上迹象的时候,在里面再按一下开门按钮就可以。

所以……

其实,对于我们没乘上电梯的人而言,再等一部电梯也无非分分钟的事情。但心里不爽那是肯定的。

所以,在乘上下部电梯的时候,我分明听到有个人恨恨地诅咒那个傲娇女说:“全家死光”。我忽然背上一寒。

作者  | 2016-3-24 13:54:14 | 阅读(6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回向后的感应

2016-3-18 17:21:41 阅读50 评论0 182016/03 Mar18

虽然抄了有2本半了,但一直没什么梦,夜夜安睡,不比后期抄的朋友,还没抄完2本,却已经水啊剃发的梦都做到了,直让人羡慕。

我原本想,可能我的感应就来得比较慢吧,各人各不同的。

但是,都说这是部颇为威猛的经。我没捞到梦,不等于我在此途中无所获,抱着这样的心态,我仍然虔诚地抄写着。

事实还真是如此。

母亲上周六出门旅游,行前我和先生一再地帮她查了天气预报,都是有雨,临行前一天的天气预报更是显示所去之处天天有小雨或中雨,而母亲没有合适的户外雨衣,去神农架、天门山这种地方,打着伞、背着包显然是不合适的。我有点担心。

母亲出门第一天回向的时候没想起来。那天下了雨。

第二天回向的时候把希望母亲此行无风雨寒冷灾害加了进去,一直到母亲回来,天天都加了这个回向内容。

结果昨天接母亲回来,快到家时,汽车的前挡上有零星的小雨,待母亲下车,走到一楼的时候,响起了轰轰的春雷。及到我返身下楼帮先生拿母亲的行李回到楼上时,雷鸣滚滚,没一两分钟就下雨来。

母亲高兴地说,这一路上,除了在韶山有下雨,其它时间一路都没有下雨呢。

我听了好高兴啊。

感恩南无僧伽吒!南无僧伽吒!南无僧伽吒!

作者  | 2016-3-18 17:21:41 | 阅读(5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恼人的夜读

2016-3-9 11:28:14 阅读62 评论0 92016/03 Mar9

从农历羊年尾开始,经人介绍,先生下载了小说《神游》,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又看了《灵山》,现在正看着《鬼股》,在我眼皮子底下,天天捧着手机吃饭时候看,开车等红灯的时候看,等人等空档的时候看,早晨醒来起床前先要看一会,睡前一直看到打呼呼,有时候呼呼了几声再接着看,真真是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大部头的小说很快就给他消化了。

我说,你这都是看的什么小说哪!你给我讲讲呗!

他想了想说:不好说,你自己看。

我说我眼睛不好,也没时间看。你讲。

于是,他给我讲了几回睡前故事。

听后,哦,就是讲些神神怪怪的东西。想象力的确是很丰富,可是,有那么好看吗?怎么着也不觉得有回味啊。

于是,我便提了两三次,说:你少看些这种没营养的东西吧!眼睛用多了伤神。他有时应一声,有时不言语。

直到前晚,我想和他说说话,自己说了几句,却见他依然背着我只顾入神地看小说,没搭理。心里不禁幽怨起来:好你个小子,连哼哼唧唧都懒得应付了。

于是,我便说:明儿个我便给那个叫徐公子胜治的发条消息去,告诉他,天底下还有一位粉丝这么样地迷他,同时,也向他讨教下写作的法门,让我也能写出个花来,让我先生也能天天眼睛不离地捧着读。

先生大约听出味来了,回过身来看我,笑笑。

停了下,我转而又觉得不值,说:才怪,我才不稀罕那些法门呢。自有人稀罕看我的东西的。

改日姑娘就写一个去。但我明白,粉丝堆里,一定没有他。

另:昨夜看完了《老炮儿》,《寻龙诀》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作者  | 2016-3-9 11:28:14 | 阅读(62)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17日

2016-2-17 11:28:59 阅读42 评论0 172016/02 Feb17

1月11日开始抄《僧伽吒经》,抄前就知道,抄写这本经容易做梦,前面做了些梦,都不记得了,有些醒来只知道是做过梦的,却根本想不起梦境是什么。

今天这个梦是在清晨做的,所以特别清晰。

今晨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去阿姨家,还是住在中张家巷的那个家,还是二十多年前的那个地方,现在早就不是这里了,可是梦境显示我去的是那个家。从阿姨家出来后就找不到自己的车了,停车的时候,原先是要停一个地方的,但发现了一个更好的地方,于是换了车位,结果出门来竟然想不起车子停哪里了。周围是一层层弯弯折折的小巷子,找了好几圈,也没想起并发现车在哪里,然后就回家了。第二天晚上(也不知道为什么是晚上去找)继续去找,忽然想起可以用钥匙“呼唤”车子的,就到处按钥匙,这回找的范围大了,居然还看到了类似于会所的地方,还看到有法拉利停着,比昨晚多停了一部,是红色系的,介于朱红与橘红间,有个男的在车边换外套裤子,还走到了一个像是杂耍的场子边,还在一个坡度超过45度的弹石路窄巷里看到一部车,车头向着巷子,往上走很累,看到有个男的在往下走,想只有往下走才不累,而且也不曾把车停在这里过,所以放弃了上去看车的举动。兜了很多圈,有些地方是重复地出现,却还是没有车子的踪影,就在找得快崩溃时,在一个开阔的停车场,像是百花洲的场景(中张家巷和那边是悬空八只脚),在那边按钥匙的时候,有部车对应地亮开锁灯了,我心急慌忙地跑过去,跑得气喘的时候,却发现是先生迎面跑来找我,然后,就惊醒了,天已大亮。醒来的一瞬,还在想,我的车在哪里呀?心口兀自紧紧的。

然后,定了下心神,才明白,就是一场梦。

作者  | 2016-2-17 11:28:59 | 阅读(42)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14日

2016-2-14 11:10:19 阅读52 评论1 142016/02 Feb14

猴年新气象,要努力,要加油哦。

人身难得,短短数十载,要好好修炼自己呀!

莫负光阴!!!

作者  | 2016-2-14 11:10:19 | 阅读(52) |评论(1) | 阅读全文>>

价值

2015-7-28 16:21:47 阅读97 评论0 282015/07 July28

今日离家时,正对大门的丝瓜藤枯萎了,叶子都焦黄了,昨天还油绿绿的呢,才想着怎么会这样,忽然看到近根处都齐齐地被剪断了,这样热的天,作这种处理,岂不是毁灭它吗?猛然想起昨天傍晚听到的对话:它是雄丝瓜,不结籽。那肯定是主人对它实施了手段。想着她当时勤恳开辟小田园的画面,心中不禁生出悲凉来。一旦没有价值了,便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在这个趋利的时代,价值不是风花雪月,而是实实在在的产出。在我看来,那丝瓜哪怕结不了籽,没法采摘来食用,但至少一抬眼,就有油绿绿的清凉,在盛夏的当口,多清爽啊。可是,这些虚飘飘的东西,精神范畴内的东西,往往都不被认为有价值。

顶着烧烤模式出行,理所当然地想找一个清凉的出行方式。乘轨交不错,可是,当上自动扶梯时,很少犯怵的我却犯怵了。想想那个妈妈电梯踏空的事故,多恐怖啊,正踌躇着,要不要采用网上教的模式下电梯,好在,前面有人大胆地行走,将第一、第二格都踩过了,看来安全,可尤是这样,走在上面,还是有点心惊的。

行至单位门口,看到一部轿车封死了4面窗,开足了空调,车内驾驶位,一司机躺卧在座位上,作死的节奏啊。

作者  | 2015-7-28 16:21:47 | 阅读(9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开做咸鸭蛋啦!

2015-6-30 17:32:35 阅读87 评论0 302015/06 June30

今天开做咸鸭蛋,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先在这里留个记号。

这个版本的咸鸭蛋早上做时,有人对我甚为怀疑,那眼神里分明写着:这小脑袋瓜又天方夜谭,想当然地干了吧!唉,谁叫我总有那么多的奇思妙想呢。

“谁教你这么做的呀?”

“没人教。”

“那你又是哪里学来的呀?”

这人说话像不是现代人似的,现在要学东西,不一定要面对面教啊,途径可太多了。更何况我自学能力这么强。但是,我晓得,他这不是疑问,而是设问,总而言之就是觉着我不靠谱、不着调。

被那么一搅和,我最后的关键照没拍,索性也就不上了,待2周后来看结果吧。届时再上图。

要是做得好,我开卖去。说不定届时会有个鸭蛋西施横空出世,也说不定。哇咔咔!

续:

今天(2015/07/06)早上把敲开的那唯一一只咸鸭蛋煮了,哇哦,虽没出油,但已经有点沙沙的了。味道已经很够了,我吃,已经觉得有点咸。

成功!

作者  | 2015-6-30 17:32:35 | 阅读(87) |评论(0) |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10日

2015-4-10 16:42:45 阅读101 评论1 102015/04 Apr10

时间经不起晃,一不打紧,就是4月暮春了,上一篇还停留在隆冬呢。

电脑坏了一阵,一直拖拉着没弄,直到拖无可拖,非要用时,才把这项于我来说是天方夜谭般的事情做了,但是,居然独自也搞定了,真是意外得很。我一直不以为自己是有这样的技术能力的,却原来,只要临到事了,总有潜力被开发的。但是这样的潜力,真的是好的吗?过于依赖自己的结果,是不是孤立或孤独?当然,你可以成为去帮助别人的人,但是,高处不也不胜寒么。真到那个境界,会不会不快乐?

过年到现在,发生了很多转变,像做梦一样,好像走上了高速的时光机器,倏忽间,把许多年里的事情都拼接压缩掉了,原来,事情说慢慢,说快也快。

今日,是为志。

作者  | 2015-4-10 16:42:45 | 阅读(101)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焦点头图

 
 
聚焦图片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