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留痕

似雁过留痕一样,留下眼中城市的印象

 
 
 

日志

 
 

宝岛行——台北的早晨(第8天)  

2014-05-06 12:50:02|  分类: 生活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夜的同行者们大多去了小西门町,因为就在住地附近,我也想凑个热闹,诚品肯定是看不了了,那么,就看看台北的早晨,西门町的早晨吧。
晨起,天还没有亮,就着现有的光源,拍了一张早晨——台北,你早。

 宝岛行——台北的早晨(第8天) - 雁留痕 - 雁留痕
昨夜在瞿大哥家拜访的时候,同他们说起台湾的道路来,我说我有时候看不懂路灯,端JJ还对我说,是的,有时候同四周围全部亮红灯的时候,才是行人走的。
我很乐意看台北的道路设置,仿佛我是规划局的。
 
宝岛行——台北的早晨(第8天) - 雁留痕 - 雁留痕
我和母亲的第一站目标是总统府。出酒店时,就向旅店工作人员——一位刚抽完浓烟,脸盘浮肿的五十来岁的中等个子男值班人员问清了道路,他在酒店的某张旅行指引上找出带有周边景点的地图给我们,点出酒店的位置后,一路用铅笔划着线,最后指向了总统府,清晰、简单、明了。台湾人做事,大体都如此,应该是有赖于他们读书时代的训练。
虽是这样,在擦黑的夜色中,我还是在一路前行中问了路,首先被我问到的是一位在扫地的大爷,看上去七八十的样子了,瘦高个子,当我问向他的时候,他停下手中的活,听我说完,给我指路,然后目送我们一行往前,大概直到非他目力所及,才继续扫地,我起先以为他是在扫自家门前的铺子,后来看他扫的范围,竟像是名环卫工人。
再之后,我询问了一位大厦管理人员,这是一处需门禁才能进入的大厦,我尾随一位住客而入,站在柜台前向他问讯,他起先在看报纸的,此时也放下,看向我,听我问完,再指路。
于是,很顺利地,从旅馆出来大约15分钟,我和妈妈就来到了总统府前。
 
宝岛行——台北的早晨(第8天) - 雁留痕 - 雁留痕
 
宝岛行——台北的早晨(第8天) - 雁留痕 - 雁留痕 
宝岛行——台北的早晨(第8天) - 雁留痕 - 雁留痕
 
 此时的总统府前,正是白梅盛开。一缕缕的暗香徐徐潜来。
宝岛行——台北的早晨(第8天) - 雁留痕 - 雁留痕
 
宝岛行——台北的早晨(第8天) - 雁留痕 - 雁留痕
 内里有亮灯,难道,已经是有工作人员在工作?
宝岛行——台北的早晨(第8天) - 雁留痕 - 雁留痕
 
宝岛行——台北的早晨(第8天) - 雁留痕 - 雁留痕
里面有哨兵在执勤,还有几个男孩子在沿人行道的不同“门”前作指导。正门口的男孩子对我们说:大门前请不要拍照,并且快速通过。这个在侧边“门”前的男孩子就已经告诉过我们,我们当然懂得,并且也乐意配合。入境问俗,到人家的地方守人家的规矩,这是礼仪,也是自尊。
在另一侧的“门”边,我看到个小牌子,上面标着入内参观的时间、申请事宜等。记得初来台湾时,蒲导就说过,我们的最高行政中心,就是马英九办公的地方,民众是可以进入的哦,你可以每个办公室串串门,看看他们都在做什么,还可以给他们提意见,凑巧的话,还可以和马英九握手合影。你还可以到食堂里面和他们一起吃饭,价钱和工作人员是一样的。曾经蒲导就有个团的团员遇见过马英九,那时他正坐在车上,团员们远远地向他表达出了“加油”支持的善意,马英九就特意吩咐开车过来,和他们握手致意。“那时正是马英九一头‘包’的时候。”蒲导说着还在头上比划出一个个的包来,甚是有趣。
虽然没有机会进总统府参观,但是就这样到达一下,我也觉得很欣慰了,毕竟是行程以外的,而且是自己找来,自己想看的。

宝岛行——台北的早晨(第8天) - 雁留痕 - 雁留痕

再往前行,拐个弯,竟然遇见了“东吴大学”。在这里,看到有穿制服的人遇见后,相互敬个礼,大约都是总统府里面的工作人员。

 宝岛行——台北的早晨(第8天) - 雁留痕 - 雁留痕
 此东吴就是那座台湾的东吴大学吗?可是,看位置,不是在山上的哟,难道是别产,或者宿舍?没法深究了,继续前行。
宝岛行——台北的早晨(第8天) - 雁留痕 - 雁留痕
 
宝岛行——台北的早晨(第8天) - 雁留痕 - 雁留痕
某座酒店的罗马柱
宝岛行——台北的早晨(第8天) - 雁留痕 - 雁留痕
就在闹市中也有这样的建筑。其实蛮正常的,不必一定要光鲜亮丽,旧,也是一种真实,甚至,更为亲切。
台湾都是私产,没有强拆。
 
宝岛行——台北的早晨(第8天) - 雁留痕 - 雁留痕
终于来到了小西门町。这是有8个路口汇聚起来的热闹路口。
我茫然了,不知道究竟哪里是指西门町,就像外地人到了观前街区域,不知道到里哪里算观前街。我问向一位正从我身边路过像是去上班的小哥,他取下戴着的口罩,那是一张颇为清俊的脸,透着office里的那种少见阳光的捂白,他听我讲完,然后指给我看那个有李小龙海报的方向就是了。并说,这么早,都还没有营业呢,我说我知道,并谢过他,他温文地回以一个微笑,复又戴上口罩,转身离去。
那么多的信号灯,真的是,不会走,我和妈妈跟在一个看上去像上班的人的身后跟着他过马路,他走我们也走。当他走的时候,我真的发现,周围的信号灯全是红色,而周围的车却全是停住的。我也没来得及仔细推敲,同妈妈急急慌慌地跟着过了马路。 
宝岛行——台北的早晨(第8天) - 雁留痕 - 雁留痕
宝岛行——台北的早晨(第8天) - 雁留痕 - 雁留痕
 
 
宝岛行——台北的早晨(第8天) - 雁留痕 - 雁留痕
 
宝岛行——台北的早晨(第8天) - 雁留痕 - 雁留痕 
 
宝岛行——台北的早晨(第8天) - 雁留痕 - 雁留痕
如果说前面的问路是为了确认的话,那么接下来的问路就是真的问路了。一向很有方向感的妈妈,这次领错了方向,而当集合时间越来越接近,而我们却连早饭还没吃时,我果断地使出了我的看家宝:问。一下子,我们拨正了方向,很快地找到了驻地。回到所在楼层,我匆匆拍下此片,是我对台北最后的一瞥。
宝岛行——台北的早晨(第8天) - 雁留痕 - 雁留痕
 昨晚,大哥就是把我们送在了这里。
宝岛行——台北的早晨(第8天) - 雁留痕 - 雁留痕
在进入餐厅前,我进入到拐角的洗手间,才一会,就一阵急促、暴烈、一而再的撞门声,是那种在危急关头才会发出的不管不顾的声音,我被吓得心咚咚跳,这些日子来,一直是浸沐在柔声细语的环境里,猛地听到,非常地嫌恶,而后,我听到工人员说,里面有人。而后,我听到了一个操着苏州话的男声,我顿时知道了门外是谁,情绪从嫌恶转为羞愧。
吃完饭,我们就启程往桃园机场去了,还是来时的那座机场。今天没有别的节目,除了登机回家。

 
 

 

 
  评论这张
 
阅读(4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